《06. 失火‧上》全體。

◎火種/ ReadyFire

麥教授從她手上接過企劃書,扶著眼鏡匆匆一瞥。只消那一眼,她便皺起了眉。「以妳的能力而言,我實在不覺得辦這樣的活動是個聰明的主意,史卓小姐。」
「在學生生涯結束的最後,按教授的指示,是想要個足以讓學生們做為紀念的盛大活動。」她鎮靜地回答,眼底卻閃著幾許淘氣,「不設下這樣的條件,學院裡肯定會有人懶得全力以赴。如果是這樣,辦活動不就沒有意義了嗎?」
「如果問我的意見,史卓小姐,」石內卜陰側側地開口,「我認為妳是在煽動學院裡的某些學生。不是妳的學院,也許妳不在乎;但做為學生會女主席,欠缺這些思量……」
「我認為,賽佛勒斯,」鄧不利多溫和地插話,「史卓小姐的企劃非常精彩。學校裡有這麼多出色的教師,相信控制損害不是問題;既能測試學生們的能力,內容又有趣,學校做點新的嘗試不是很好嗎?」
「……」
「──我知道了。那麼,就照這樣辦吧。」麥教授嘆了口氣,將企劃書遞還給她。韋芙正要離開,鄧不利多從後頭叫住她:「只是,史卓小姐,有條但書──
 
‧3月25日/週日,早上8:00
 
「布拉德,」月石睏倦地揉著眼,抓著叉子試圖叉起布拉德盤裡的炒蛋,「人家想吃這個。」
「我知道,別揉。」布拉德握住她的手,直接將炒蛋送到她嘴邊。
「那兩個喔。」韋芙瞪著雷文克勞餐桌搖頭,但她又靠在史萊哲林桌邊。
「妳說布拉德還是盧恩?」佩卓笑問,因為後者正不聲不響地晃到奧爾身後,只見桌旁一群人識相地別開目光。
「嘖嘖嘖,一大早這樣殘害別人目光是不對的,這些人喔。」芮兒放下早餐(和她的神秘植物),出奇迅速地抄起相機。在格路德驚慌地拿走植物前,植物就將長長的藤蔓伸向麵包籃,但聖騎更快地拍開藤蔓。「什麼,原來魔藤對牛油有興趣啊。」
「這不是重點吧,不應該把這種東西帶到餐廳啊!而且還是在別人餐桌!」格路德心虛地瞄向四周的葛來分多學生,芮兒充耳不聞。
「咦,鄧不利多教授吃完了耶。比平常還要快十分鐘?」聖騎轉移目光。在芮兒與格路德讚嘆她的觀察力時,韋芙悄悄坐了下來;佩卓注意到她的神情有些異樣,卻什麼都沒問。
「請大家安靜,校長有話要說。」鄧不利多正拿起杯子準備要敲,麥教授清清喉嚨,以略大的音量喊道。等到全場都靜下來,鄧不利多放下杯子,不改往常愉快的表情。
「再過三個月,我們的七年級生將離開霍格華茲;夏天過後,也不會再搭上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列車了。根據傳統,學校將在畢業舞會上,以隆重的儀式歡送他們;但今年,學校做了點小小的更動。」他轉向葛來分多餐桌,停頓一會又轉過頭。「啊,史卓小姐,妳在那裡。麻煩妳為我們解說一下這次的活動,謝謝。」
「是的,教授。」韋芙應聲站起。她走到最前方,從懷裡抽出魔杖;一行大寫字體從魔杖頂端竄出,在天花板的晴空下閃著瑩亮的金色光芒──
FESTIVAL OF EASTER.
「大家應該知道吧,復活節最主要的活動是什麼?對,找彩蛋。規則是這樣的:找蛋的部分沒有變化,就是主辦方把彩蛋藏起來,大家去找;不過,彩蛋裡面多了點禮物。」韋芙笑道。她隨意要來四顆雞蛋放在桌上,魔杖一點,白雞蛋變成了繫著不同色緞帶的四顆彩蛋。「霍格華茲的學科中,魔藥學、黑魔法防禦術、魔法史、變形學、符咒學、藥草學、天文學、飛行課,這八科是必修科目;占卜學、奇獸飼育學、算命學、古代神秘文字研究、麻瓜研究,這五科是選修。我們準備的彩蛋,每個學院都有以上這十三顆,換句話說共有五十二顆彩蛋;彩蛋裡面放有該學科的『復活卷』,只要找到那顆彩蛋、在活動結束時完整地拿到餐廳打開,學院裡有一個人的科目可以憑這張卷無條件及格。當然,本活動另有積分,最終的輸贏是靠積分決定:彩蛋屬於哪個學院,會以緞帶的顏色表示。每找到一顆自己學院的蛋,必修科目加三十分,選修加二十分;搶走其他學院的蛋,必修加五十分,選修加三十分。被搶蛋的學院該顆蛋以零分計算,本活動不倒扣分數。請記住,蛋不管是自己學院還是搶來的,保持完整才有計分;如果蛋被破壞,該顆蛋同樣以零分計算。活動時間從週一早上八點開始,到四月一日下午五點為止,共計七天;在這之前,各學院必須推選出至少一位指揮的代表、一位副手,今天下午五點前把名單交給我。最後,身為主辦人的我不參加這次活動,而男學生主席籌畫的是畢業舞會、不負責本活動,所以他可以參加。以上。」
「補充一點細節。」鄧不利多接口,「活動積分不代表學院盃的分數,但這次活動優勝的學院,學院盃可加一百五十分;第二名一百分;第三名五十分;第四名零分。事關七年級最後一次學院盃競賽,請各位好好把握。」
話音方落,餐廳毫不意外地陷入一片嘈雜。韋芙喘口氣,滿意地環視餐廳;事情會怎樣發展,她心裡已經有了底。黃昏時分,她將名單拿到教師辦公室,眾人一同打開;寫在上頭的名字,果然不令人意外:
葛來分多學院,代表艾莉莎‧派特,副手聖騎‧由尼可;
赫夫帕夫學院,代表芮兒‧思尼奇,副手格路德‧維薩特;
雷文克勞學院,代表布拉德‧西弗‧埃蘭茲,副手奧爾‧海洛;
史萊哲林學院,代表盧恩‧賽恩特‧埃蘭茲,無副手。
 
◎3月26日/週一,早上8:30開始

──不過先回到十小時前……
 
「我們的策略很簡單。」葛來分多學院裡,艾莉莎與聖騎帶領大家圍成一圈。「就算搶蛋可以得到更高的分數,活動的主旨畢竟是尋找蛋。有對學校建築最了解的聖騎,我們就把重心放在找蛋、並且守護好蛋。敵人假若來犯,我們絕不畏懼戰鬥!目標以學院盃至少獲得一百分、並且集齊各學科的蛋為首,加油吧,各位!」
同一時間,史萊哲林的七年級生全圍在盧恩身邊──除了還在另一張椅上讀書的佩卓。盧恩靠著長沙發的椅背,慣常地蹺著腳;慵懶的語調中,有著不容置疑的強硬:「重點只有一個:得到蛋。找遍學校的角落、教師辦公室、其他學院的寢室都好;總之,把蛋拿來。」
佩卓微微一笑,視線又回到翻動的書頁上。
赫夫帕夫學院向來以腳踏實地、刻苦耐勞出名,這次也不例外。他們訂定的策略與葛來分多十分類似,不過宗旨上有點差別。
「找蛋嘛!管他規則是什麼,就對了。」芮兒悠閒地道,和平時聊天沒有什麼分別。幾位學生面面相覷,格路德則是憂慮地皺起眉:「欸,可是史萊哲林是那個盧恩耶……他不會來搶嗎?」
「那就藏在他找不到的地方,安啦!」芮兒氣定神閒地道,「而且,誰說我們不搶?」
「可是妳剛剛不是說……」
「重點來啦!找蛋嘛,誰說只能找自己學院的蛋。我們又不用搶,找得快就行啦!」芮兒伸直腿,對格路德露出大大的笑容:「反正韋芙沒說只有自己學院的卷可以用,對吧?」
同樣在開作戰會議,雷文克勞交誼廳的氣氛倒是格外平靜。布拉德明白,眾人推舉他為代表,多少是因為史萊哲林肯定由盧恩出馬;他自己對這種爭先搶後的活動一向不感興趣,但既然都當了,不要讓學院墊底就好。「漢娜,妳和羅珊輪流看守找到的蛋,蛋就放在女生寢室。其他人兩或三人一組出去,以找蛋為主,找到馬上送回來。現在開始,要想的是蛋藏在哪裡……」
 
韋芙舉起魔杖,在教師餐桌上方畫出鮮明的八個格子,並填上學院名稱。此刻開始,活動分數的任何增減,表格都會如實呈現。
「史卓小姐,」鄧不利多就站在一旁觀看。他背著手,半月形的鏡片後方閃著興趣的目光:「妳認為這次的活動,哪個學院會獲勝?」
腦裡瞬間刷過芮兒的詭計多端、布拉德的鎮靜條理、盧恩的好勝及強大;她放下魔杖,轉身直視鄧不利多。「葛來分多學院,教授。」
 
韋芙知道,有聖騎作為副手,葛來分多至少在找蛋上絕不輸他人。果不其然,時間才到中午,葛來分多學院就挖出了他們第一顆蛋──三十分的符咒學
「竟然藏在特殊貢獻獎盃後面的密櫃裡。」聖騎小心地將蛋放在交誼廳桌上,「不過能知道這個地方,韋芙也很厲害呢。」
相比之下,史萊哲林的開場不太順利──他們的藥草學蛋,在下午被赫夫帕夫群眾從渾拚柳枝幹下硬是搶走。然而他們也不甘示弱:黃昏時分,盧恩除了倒空三瓶龐芮夫人的藥水(這動作氣得她暴跳如雷)、從裡頭掏出史萊哲林的魔藥學蛋外,也親自率領兩名學生揍了鄧不利多辦公室入口的石像鬼一頓,逼它交出赫夫帕夫的算命學蛋,成為今日最先找到兩顆蛋的學院。
「……其實我覺得,」奧爾思索著道,「這次藏蛋的地點選得都有點怪?」
「大概吧。」布拉德站在梯子頂端拼命伸長手,好容易從麻瓜研究教室的吊燈上取下一顆蛋。他看了看蛋上的標籤,忍笑遞給奧爾。「魔藥學。赫夫帕夫
將蛋送回寢室後,他們一起前往餐廳。月石才抬起頭,葛來分多的分數又往上跳了五十分。「布拉德,葛來分多好厲害說?」
「明明是天文學的蛋,竟然放在禁書區的書型置物盒裡面。」聖騎解釋,至於她怎麼繞過平斯夫人走進那裡就是個謎了。
「我必須提醒各位,」麥教授站出來,拍拍手要大家注意,「由於學校某些地方在晚上進入有一定的危險性,晚餐之後活動就算暫停,請大家遵守規則。活動中止時,入手的任何蛋都不算分,所以絕對不要冒險嘗試。」
她銳利地望了盧恩與芮兒一眼。
「芮兒,我們落後了耶,有沒有關係啊?」格路德死盯著計分板,很有食不知味的模樣。芮兒草草瞥了瞥,開心地大快朵頤:「不會啦,才第一天,怕什麼。」
「可是葛來分多真的挺強的……」
「嘖嘖嘖,妳忽視了好盧恩的拳頭啊,他會鬱悶的?」芮兒抄起一大勺沙拉送到嘴裡。格路德警戒地轉頭看盧恩,果然見到他對自己挑眉,看不出是挑釁還是恐嚇。
「今天是第二名呢。」察覺盧恩在身旁就座,佩卓頭也不抬地說,「明天打算怎麼辦?」
「繼續贏。」
「還是鎖定赫夫帕夫?」
「只要贏,我沒有鎖定誰。」話說得冷淡,盧恩卻直盯著正在進餐的奧爾。佩卓嘴角微揚,沒有讓他聽見笑聲。
崔老妮教授為了提升自己通靈的本事,據說會定時去找丙斯教授。」
 
§第一天的計分表§
 
葛來分多
80
赫夫帕夫
50
雷文克勞
50
史萊哲林
60
 
‧哼哼,你拿不到我們的魔藥學蛋的!芮兒。
等著瞧。
 
……與塗鴉板。
 
◎3月27日/週二

‧早餐開始六小時前……好吧就是凌晨。
 
身為一位不知道自己已死的幽靈,丙斯教授的作息與尋常幽靈十分不同──比如,夜晚睡覺白天起床。麻煩在於,老人家總是很早起;而他醒著的時候,又嚴禁學生「對他的教室毛手毛腳」。基於這個理由,他不想知道那女人有什麼能耐把蛋藏在這裡;反正,此刻,不重要
重要的是麥教授的規則不夠精確,沒有人說入夜後不能看到蛋別拿走就行了。
「呼呼移。」盧恩低聲道,魔杖毫不猶豫地對準黑板。繞室三匝,在這間近乎貧乏的教室裡,這是唯一可能的藏匿點。藉著微弱的月光,他仍然看見陳舊的石牆中央,一塊石磚略微鬆動;他伸手輕扳,果真發現一個暗格。
笑意在他嘴角陷得更深,他再度舉起魔杖。
 
「一點半到三點……找兩個人把風。」
「時間充足,但是要處理門上的符咒……上次以後,防範嚴格多了……」
「聽說櫃子上面也有一道……噓。」
石內卜咳了一聲,走向教師餐桌。
「芮兒她們在討論什麼?」月石側頭,好奇地看著芮兒對她咧嘴。
「他們認定教師辦公室的某個櫥櫃有蛋。」百分之百是石內卜的,問題在於誰能打破為了阻止盧恩設下的整整二十道障礙。
「布拉德,你認為呢?」奧爾問,布拉德搖搖頭。「盧恩一定先找過那裡。」
「他也找過校長辦公室……我們繼續找教室也許比較好?」
布拉德思考片刻,望向球場的方向。「戶外。」
 
傳統上,復活節假期並不怎麼輕鬆愉快──假期接近期末考,不僅教授出的作業量爆增,這也是學生挽救期末考成績的最後一個長假。雖說學校允許學生回家休假,多數學生仍然選擇留校用功,圖書館自然也人滿為患。無論門外發什麼大事,今早館內依舊一片寧靜,儼然是個不可侵犯的聖地。平斯夫人巡視過低頭苦讀的學生,悄悄露出滿意的笑容;才為這些未來的棟樑感到欣慰,她就發現窗邊一排學生突兀地抬頭,個個目瞪口呆。
「到底為什麼要把蛋放在這種地方啊啊!」格路德的聲音首先傳了出來,徹底劃破館內的寂靜。
「因為是變形學的蛋嘛!」接著是月石高亢的音調,引得更多人抬起頭來。「所以要放在這裡──布拉德,等一下──啊,裙子……」
「抓緊。……還有,遮好。」
「不、就算是變形學的蛋,也可以不用放在這裡……至少不用這樣放。」芮兒冷靜地剖析,「──唉呀失手了!」
「這是在鬧什麼?」平斯夫人憤怒地推開窗,將上半身探出窗外,卻立即被掠過眼前的物體嚇得退後;她略微定睛,這才看清在窗外晃盪的線,以及迅速游過她眼前的……
芮兒用一種嚴格來說是攀爬的姿勢吊在四樓窗外,身體的重量由格路德掌控的魔藤加以支撐,而她手上的釣線完全違反地心引力地向上攀升;與她相反,布拉德載著月石在六樓半的高度盤旋,後者滿面通紅地抓著一根釣竿。兩層樓的落差間,一枚長著金魚尾、繫有綠色絲帶的蛋正驚慌地四處游竄,不時被布拉德用魔杖射出的泡泡彈回「釣場」。
「乖喔,過來的話就給你吃點心喔?」月石輕柔地晃動釣竿,這動作似乎吸引了蛋,只見蛋搖搖擺擺地朝她的方向過去,正好遠離芮兒所在的位置──仔細瞧瞧,垂在她釣線末端的餌竟是枚扭動的鳥蛋,八成也是被施了什麼咒。
「嘖嘖嘖,真是枚三心二意的蛋。」芮兒充滿幹勁地甩動釣竿,釣線彷彿流星錘般開始旋轉;一隻舞動的長爪黏在釣線盡頭,兩組人馬儼然是糖果與鞭子的差別。「話說小月石啊,妳真心覺得同類相殘沒問題嗎?」
「說什麼呢,人家只是邀它吃點心嘛。」月石甜甜地道。布拉德默默望向芮兒,覺得她一語雙關。
「可惜現在不是下午茶時間──嘿!」芮兒一揮釣竿,長爪急速朝蛋攫去,蛋徹底陷入驚慌;正在這節骨眼上,布拉德用泡泡把蛋彈到遠處,蛋總算逃過一劫。月石鬆了口氣,但芮兒毫不頹喪:「這樣就想逃離我的魔爪,太天真了!」
格路德在這個片刻與傻眼的平斯夫人對上視線。只消一秒,她便決定畢業前絕不再踏進圖書館一步。
「……布拉德,芮兒不見了耶。」月石喃喃說道。布拉德分神瞄向窗口,不覺沿用了芮兒的稱呼。「魔爪的長度搆不到這裡,她大概……小心!」
四樓的窗框整個爆開──魔藤以驚人的氣勢向上生長,五樓窗邊的學生全都尖叫著後退;粗壯的枝藤甚至蔓生到半空,布拉德拉起掃帚,疾速退開以免遭到襲擊。他只來得及瞥到藤間模糊的人影──頃刻之間,魔爪從叢生的枝蔓間竄出,漂亮地抓住蛋。
「啊啊啊,芮兒!」格路德的尖叫隨之傳出,「教室的牆裂開啦!」
「把肉從它嘴邊搶走就行了,撤!」
誰知道它的嘴在哪啊啊啊!
「……嗚。」月石難過地垂下頭。布拉德輕拍她的頭,半是好笑半是嘆服:「算妳們的。」
 
艾莉莎‧派特扭頭望向遠處。「外頭好像有點吵。」
「跟城堡內相比,城堡外目標更明顯吧。」聖騎彎腰看過一幅幅畫像,漫不經心地說。「尤其是目標會動的話。」
「似乎是。……聖騎,妳在看什麼?」
「這些畫。早上經過的時候,他們說悄悄話的頻率變高了。」
「就是說這些畫可能看到了藏蛋的經過?」
「嗯。或者更直接的……」聖騎停在階梯平台的角落。眼前的油畫裡,占卜師突兀地站在擠牛奶的農家女旁,兩人鬼鬼祟祟地咬耳朵;發現聖騎停在畫前,占卜師抱緊懷裡的水晶球,充滿戒心地盯著聖騎。聖騎並不交涉,只平淡地伸手:「妳有什麼東西要給我吧?」
占卜師沒有反應。聖騎動也不動,停了快三十秒;就在艾莉莎開始動搖時,農家女竟伸手拾起草堆裡的雞蛋,遞到畫框邊緣──繫著紅緞帶的彩蛋就這樣浮出畫布,滾到聖騎張開的掌中。
「啊,上面還有字條。」聖騎無視艾莉莎驚訝的表情,抽出羊皮紙條閱讀,紙條上寫的正是古代文字;同樣有修課的艾莉莎湊過來讀,兩人相視而笑。
水晶球將預示勝利的未來。」她們異口同聲唸出。占卜師輕輕頷首,伸手指向西方的角落。
 
‧當天晚上7:00,學生餐廳裡……
 
……只有一個人的臉色比平斯夫人更難看。
「不是我喔,」面對眾人懷疑的視線,芮兒一臉無辜:「對石像鬼發誓,那段時間我都在誠懇地彌補魔藤……雖然說花一小時餵飽它實在太賠本啦。」
「石像鬼昨天就被揍暈了,聽說到現在還沒清醒。」同樣花一小時切肉的格路德哀傷地提醒她,「可是會是誰啊?」
「嘛,總之不是好盧恩吧──妳看看他那憐香惜玉的眼神?」
我不要看!
「……我大概知道是誰。」韋芙頗有默契地哼聲,一旁的聖騎點頭回應。「答案很明顯呢。能夠解開那種屏障的如果不是本人,果然也只有自己的哥哥了吧。」
「可是,」月石好奇地抬頭,「布拉德明明說盧恩找過那裡的呀?」
「他是找過,方式不同吧。」更多的可能是他根本不在意,但布拉德不想說;畢竟若他真因為什麼理由不在意那堆防線,那也是他們兄弟間的問題。「找到就好。」
「話說回來,把麻瓜研究的蛋放在石內卜的辦公室旁,真是充滿諷刺意味的做法。」奧爾接口,布拉德頗有同感。相對於兩人憐憫的表情,月石淡淡掃過石內卜心靈受創的慘狀,立刻回頭快樂地在清單上打勾,行為充分解釋了為何純真總是意味著殘酷。
「幾顆了?」──當然布拉德不會在意這種細節。
「麻瓜研究、符咒學、藥草學,一天就三顆了耶!」月石側頭,「可是只有一顆自己的。雷文克勞的蛋都藏在哪裡呢?」
「沒關係,這樣分數更高。」能否找到自己學院的蛋完全繫於偶然,布拉德很懷疑韋芙制訂這種計分規則的用意何在,但現在也沒問的必要。「其他學院也不差,明天要加油了。」
「嗯!」
 
§第二天的計分表,新增今天的蛋§
 
葛來分多:藥草學(50)、占卜學(30)、古代神秘文字研究(20);
赫夫帕夫:變形學(50)、飛行課(30);
雷文克勞:麻瓜研究(30)、符咒學(50)、藥草學(30);
史萊哲林:占卜學(30)、魔藥學(50)、符咒學(30)。
 
葛來分多
180
赫夫帕夫
130
雷文克勞
160
史萊哲林
170
 
‧請同學務必記得在掘完土後,把魔蘋果的頭塞回去。
‧讓球門變形的同學出來自首!
‧教授對學生的練習成果感到非常欣慰,但是請和平地拿走蛋就好。被抓來守護蛋的巢獸也是很辛苦的,請不要用符咒虐待牠們。
‧我會用比飛七更有效的方法教育你。
 
──今天的塗鴉板充滿教授們的諄諄教誨。
 
◎3月28日/週三

蛋由於是散放,能順利找到自己學院的蛋的機率頂多只有四分之一,在各學院互搶蛋的情況下機率又更小;就這層意義而言,不知是運氣還是聰明,葛來分多學生就是有辦法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的蛋。
「啊,魔藥學。」解開纏滿蛋的繃帶,聖騎小小地叫了一聲。艾莉莎瞪著那個以不知名生物的骨頭搭成的籠子,乾笑了幾聲。「好吧,怎麼出去?」
──黑魔法防禦術教室的角落。兩人拿到這顆蛋的過程,活像連上整整三堂(石內卜教的)黑魔法防禦術:艾莉莎將魔藥潑在門上,門敞開後教室完全變了樣。兩面牆壁掛滿魔法界通緝要犯的相片,長長的教室地板上縱橫著各道謎題;每解開一道謎,就有一張相片變成受到黑魔法攻擊的死狀,影像和音效簡直毀滅食慾。謎題解開後兩人才能前進,而每深入一步,後頭就再湧出一道新的謎題;想從教室的最裡面出去,她們還得解上二十道謎。
「他到底有多喜歡二十這個數字?」
「四十吧。」聖騎認真地說,「大概發現二十道障礙擋不住布拉德和盧恩,所以翻倍了。」
「布拉德才不會讓月石靠近這種地方,拜託。」這連艾莉莎都知道。「比起這個,我開始了解他究竟多想教黑魔法防禦術了。」
「連想用什麼方式教都理解了。嗯,該說是不意外吧。」
「是啊。」艾莉莎無奈地用魔杖填入解答,「如果可以,真不想了解他到這種地步。話說回來,被葛來分多的學生摸透什麼的……石內卜死都不會承認的吧。」
「嗯,不會吧。」
兩人前進一步,右手邊的畫像爆出瘋狂的笑聲。
「對了,艾莉莎剛才潑在門上的是什麼藥水?」
艾莉莎露出稍帶惡意的微笑。「吐真劑。」
 
聖騎與艾莉莎在體驗修羅地獄的同時,北塔正傳出各種清脆的叮咚聲,並且略顯急促──不管怎麼說,崔老妮教授若是看到此刻的畫面,肯定會用盡力氣詛咒他們一生。
「好像小時候跟媽媽上市場買西瓜喔。」月石半帶緊張地小聲道。
「我倒是想到水晶音樂,」奧爾回應,「西瓜不會用魔杖敲吧?」
「小心不要敲壞了。」布拉德低聲提醒。
情報顯示崔老妮教授絕對不在三樓以下待超過兩個小時,以免受到凡夫俗子的雜念汙染;可占卜學教室裡有一百顆水晶球──若說藏木於林,這實在是個好地點,因此他們開始就考慮過這裡。好不容易等到她下凡,奧爾與月石立刻攻破北塔入口的屏障,三人悄悄溜進教室;儘管才經過十分鐘,布拉德就覺得自己絕對會死在朝陽和薰香的攻勢底下。
「不行耶,布拉德。」敲完自己的三十三顆以後,月石沮喪地垂下魔杖,「每一顆聲音都一樣。」
「奧爾?」布拉德詢問,奧爾點頭:「我這邊也是同樣的狀況,光聽聲音應該是分辨不出來的。有沒有更好的辦法讓蛋現出原形呢?比如藥水,或咒語?」
──如果蛋會自己現形的話。布拉德吐了口氣,決定速戰速決。「把球都搬到地上,然後把月石帶開。我說好以前不要靠近。」
五分鐘不到,地上堆滿了亮晶晶的球體。布拉德瞇眼注視映射七彩光芒的水晶球,將魔杖對準球池:「蛇蛇攻!」
月石驚呼一聲。奧爾扶著月石的肩,三人硬著頭皮看蟒蛇在球體間游動,一路留下蛇牙啃咬水晶球的擦痕;蟒蛇專心肆虐第十三顆水晶球的時候,球池角落悄然騷動,一顆水晶球拖著短腿迅速逃離蟒蛇──
「布拉德,抓到了。」奧爾報告。
身後傳來刮擦的聲響。離開北塔前,他們還是有將水晶球物歸原處、並且盡可能以魔咒修復;然而走回寢室的路上,月石仍舊露出困惑的表情。
「怎麼了?」
「……就是,雖然球修好了,」月石偏頭,「可是好像受到魔力影響,裡面有點糊糊的耶。」
「……還有呢。」
「有幾顆出現了奇怪的顏色。」
「……」
「別擔心,反正上課也不是真的在看裡面的東西。」這話從奧爾嘴裡說出來頗值得商榷,但本人並不這麼覺得。「說不定教授還以為那是什麼預兆呢,畢竟不只一顆水晶球出現異常啊。」
「說不定教授會開心喔。」月石無心地補了一刀。
希望崔老妮教授被異象誤導的雷文克勞學生,往後幾天刻意不去駁斥學校的流言;復活節假期結束後,霍格華茲多了個北塔藏有被詛咒的水晶球的七大不可思議。
 
剛進入餐廳,他們立刻察覺葛來分多餐桌氣氛格外高漲;望向餐廳前方的計分表,月石驚奇地睜大眼睛:「哇,第一個突破兩百分的學院耶!」
「而且大部分的蛋不是搶來的。」正好站在入口的韋芙接話,語氣半顯苦惱半帶自豪,「藏蛋的時候多少有考慮到每個學院的特性,但這命中率真是出乎意料的高──我都開始懷疑這些地點對我們學院的學生來說會不會太好找了,雖然算命學應該是不可能。」
「藏在哪裡?」布拉德問,韋芙想了一下。「廚房第三個食物儲藏櫃下方矮櫃後方密道裡的小精靈巢穴,密道內走五公尺右方的洞裡,小精靈的枕頭套箱裡的布袋裡的襪子裡。
……太可怕了。
「咦,好像沒看到盧恩?」奧爾觀察著格外安靜的史萊哲林餐桌問道,韋芙點頭:「他還沒進來,你們也沒碰到他嗎?盧恩應該不至於放棄午餐出去找蛋吧?」
的確是不至於,除非有什麼比午餐時間的享受更令他興奮的事物──布拉德才不安地這麼想,就有學生衝進了餐廳。「戶外出事啦!大家快去看──史萊哲林的魔王在跟一顆球決鬥!」
 
低年級生的話精簡卻不精確。這的確是決鬥,但那東西絕對不是球
「他在哪裡找到那個。」一夥人衝到現場,連最明白自己弟弟能惹出多大麻煩的布拉德也不禁愕然。盧恩騎著掃帚停在約五樓高度的天空,一手高舉魔杖;隔著半空對他齜牙咧嘴的,則是隻體型足足有他兩倍、拖著長長尾巴與短爪、雙翅小得可憐但振翅頻率高得出奇,並且長了一嘴鯊魚利齒的無毛生物。除了那個形狀,布拉德看上十遍都不認為它是球;但是──
「傳言竟然是真的?」奧爾失聲道,「聽說去年有群學生對金探子施下暴食咒和變形咒、想讓它和搏格決鬥,結果金探子高速逃跑了。沒想到真的存在!」
布拉德無法置信地轉向奧爾,不確定自己該接受這句話的哪個部分。
「那個、那個東西腳上,」月石同樣拒絕稱呼它為,「是不是抓著東西?」
仔細一看的確是。偽金探子短短的爪上抓著一個狀似巢穴的變形物體,它似乎是把自己的巢整個帶到空中,並且威嚇盧恩不得靠近;出於某種理由,盧恩顯然打定主意要把巢硬搶過來,兩方在空中呈現勢均力敵的態勢。
「啊,我知道他在哪裡發現它了。」同行的韋芙恍然大悟,「我原本以為那顆蛋不可能被找到──之前放蛋下去的時候,確實聽到谷底有奇怪的聲音,但我們沒想到居然有這種生物存在……」
「你們把蛋丟到谷底?」該死,這誰能找得到。盧恩為什麼能找到?
「沒那麼誇張,谷壁淺處的平台而已,站在附近用飄浮咒就可以簡單地取上來。」韋芙再一次恍然大悟,「我懂了!金探子把那個空鳥窩當成自己的巢,所以盧恩在取蛋的時候被攻擊了。──等等,吊橋還好嗎?」
「報告主席,吊橋剛才斷掉了。」
「……好傢伙。」韋芙默默在傷亡清單上增加一筆記錄。
「可是好難唷。亂打的話蛋會掉下來,可它又會咬人。」月石憂心地道,盧恩似乎正是受此制肘,因此遲遲沒有出手;彷彿知道自己隨意離開肯定會被攻擊,偽金探子倒也不敢貿然轉身離去,只是不斷張嘴恐嚇。大嘴一張一合間,熾白的激光突從它的嘴間噴出,盧恩寒著臉揮杖彈開;觀戰的學生們發出尖叫,這下連韋芙的表情都變得難解。
「奧爾,你確定他們只施過暴食咒和變形咒?」
「這個,我只聽到這樣而已,其他就不曉得了。」奧爾尷尬地說。「──等一下,他要出手攻擊了嗎?他不怕蛋掉下去?」
事實上,布拉德已經開始懷疑盧恩現在究竟是想拿蛋,還是單純想揍那顆金探子。
盧恩拉高掃帚上升,挑釁似地朝偽金探子擺動魔杖。對手發出令人不舒服的粗嘎叫聲,高速射出三道光線;盧恩以令人驚豔的精湛技巧翻滾避開,出手便是一記昏擊咒,卻同樣無法打中高速閃躲的偽金探子。基於殘存的一點習性,金探子仍以逃跑為第一要務;它凝聚力量,對準盧恩射出極長的一道光束,盧恩不得不後退避開,攻擊範圍因此受限。攻勢停滯的霎那,金探子火速轉向落跑;盧恩疾速追擊,掠過高塔的飛姿已擁有能令布拉德驕傲的嫻熟技術──接著他一頭撞進漫過半天的貓頭鷹群裡。
芮兒‧思尼奇!」怒吼聲從黑壓壓的鳥群中傳出。
「哎呀,好盧恩!」小瘋子無辜地從西塔窗戶探頭,「不把貓頭鷹都趕出去,要在西塔找蛋難度好比登天,你懂的!」
裡面到處都是蛋,妳哪一顆找不到?
「藏起來的那顆!」芮兒快樂地回嘴:「話說好盧恩,西、南、方、向──」
紅光穩穩朝西北方射出,擦過隱身於鳥群中的偽金探子──誘敵失敗的小獾院一臉惋惜地躲回塔內──盧恩伴著飛濺的羽毛殺至高空,僅僅一發攻擊便擋住偽金探子的去路;偽金探子藏到西塔後方,而盧恩更快地騎著掃帚繞過,偽金探子又被打得從塔後現身;隔著極近的距離,它對盧恩張開大嘴──
「吼吼燒!」盧恩喝道。
最後一秒,偽金探子拋掉抓在爪上的巢,整顆球體被大火當頭淋下;只見它渾身纏著火苗、像巨大的隕石搖晃著落下,在接近地面處才穩住墜勢,狼狽地逃回谷底。蛋已不見蹤影,盧恩則帶著滿身燒焦的氣味和羽毛,沉著臉在空地上降落。
「嘿,好盧恩!」芮兒又從塔上探身,一手充滿活力地在空中揮舞:「你們的天文學,我收下啦──」
「芮兒‧思尼奇,我絕對會用烤焦金探子的方式烤焦妳。」
 
他渾身悽慘地走進城堡,居然有人在迎接他。
「在找這個?」佩卓笑著問道,蛋完好無損地端在她手中。盧恩皺眉,一言不發地望定她。
「簡單的飄浮咒而已,只是時機要抓準。」佩卓淡淡解釋。「我剛剛在這裡看了,很精彩;我想該說聲辛苦了。」
「喔。」盧恩接過那顆蛋。沾著灰的手指撫過飛行課的標籤,他不知怎地看來有點愉悅。
 
‧依然來到當天晚上的學生餐廳……
 
「天哪,葛來分多找到幾顆自己的蛋了?」
「到今天聽說已經五顆了,究竟怎麼辦到的啊?」
「而且好像是目前找到最多蛋的學院。」格路德嘆服地道,芮兒打氣地拍拍她的肩:「總之今天數量打平啦!而且比起安安份份地找蛋,不覺得我們的過程更豐富嗎?」
「是恐怖吧!」格路德一秒反駁,「而且我再也不幹跟爆尾釘蝦搶蛋這種事了!」
與隔壁餐桌吵鬧的聲音相較,雷文克勞餐桌依舊一片平靜。月石叉著蛋糕,一臉心不在焉:「奧爾,人家還是不懂那一題的答案耶。」
「我也是,回去查查書吧?」
「找到就好,其他不要在意。」反正是魔法史
史萊哲林是今天唯一找到兩顆蛋的學院。目前還不至於在分數上落敗,但盧恩可不會把勝敗寄於虛無的運氣及機率上;他盯著計分板,大致理解了韋芙設計規則的用意。
勝利是結果。要達到結果,方法從來不只一種
 
§第三天的計分表和蛋§
 
葛來分多:變形學(30)、算命學(20)、魔藥學(30);
赫夫帕夫:天文學(50)、奇獸飼育學(20)、符咒學(50);
雷文克勞:變形學(30)、魔法史(30)、占卜學(30);
史萊哲林:天文學(50)、飛行課(50)。
 
葛來分多
260
赫夫帕夫
250
雷文克勞
250
史萊哲林
270
 
‧公告:西塔進行貓頭鷹照護作業,寄信服務暫停一天。
‧嘖嘖嘖,冤冤相報何時了。算你狠
我還是會烤焦妳
‧教授,請問根據七年級教科書第兩百五十一頁,為什麼那題的答案不是妖精呢?
‧(下略一千字)
 
And Then……

──在決定命運的那一天。
 
開戰的狼煙,長的就是那樣吧。」──聖騎‧由尼可;
「布拉德?月石真的,真的可以去打架嗎?」──月石‧瑪茹德爾;
「如果得不到,毀掉就好。」──布拉德‧西弗‧埃蘭茲;
「非常好。相處這麼多年,你終於認真了。」──盧恩‧賽恩特‧埃蘭茲;
「吾友啊,聽過一句名言嗎?鷸蚌相爭,漁翁得利。」──芮兒‧思尼奇;
「已經不行了,鄧不利多!」──麥米奈娃;
「學校可以重建,設備可以重備,曾有過的青春卻不會返回。基於這點,在他們離開學校、受到更多規則與經驗束縛之前,能擁有一次毫無顧忌地發揮自己全部實力的機會,其實是很寶貴的。
──對了,我的石像鬼醒來後似乎忘了我訂下的通關密語,這請誰來協助會比較好呢?」……和回不去自己辦公室的校長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── To Be Continued. 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The Dreamer

漣影

Author:漣影
想飛,於是展翅。
滑翔,墜落,足尖點開一痕;
落下一抹靈魂,失色。
此地,此刻。

新誕之荒
Labyrinth
碎冰
雅閣之東
絮語
夏夢
尋夢谷
RSS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留痕